此外

2021-01-08 04:31

记者在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急救站、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医院北院急救站等站点采访时看到,急救人员常常接到超出服务半径的急救任务。自治区人民医院北院院前急救站驾驶员毕海军告诉记者,急救车周转不过来,“跨区”出车是常事,他经常到距医院30多公里的八钢片区拉病人,遇上堵车来回要3个小时。

记者从乌鲁木齐市急救中心了解到,目前,全市急救网络内有23家医疗机构、24辆急救车,2012年增加到140至150趟次,全年突破4.6万趟次。

据了解,除乌鲁木齐市急救中心下设的3个直属急救站可享受到政府专项拨款,其余急救站或急救中心都是部分二甲以上医院出于社会责任建立起来的,基本没有经济效益。

然而,截至2011年底,全市先后有9家医疗机构退出120急救网络体系,仅2011年就有4家拒绝继续承担120急救工作,值班救护车减少5辆。

按照卫生部关于急救中心网络站点服务半径(每5万人口配备一辆急救车),乌鲁木齐需要合理分布急救站点45个、配备急救车辆90辆,而目前乌鲁木齐市120急救网络救护车辆是每9万人约有一辆救护车。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乌鲁木齐急救站分布不均,部分急救站的救援半径超过了5公里至8公里的建站原则,新疆化肥厂医院的急救半径最远达150公里。

相关人士分析,由于缺乏有效的资金保障,部分建立急救站的医疗机构运转时间越长,贴钱越多,难以为继,是导致急救站选择退出的主要原因。

新疆第二济困医院负责人赵培福告诉记者,急救站车辆、设备、人员均由医院承担,医护人员收入低,大部分为女性,长年值班,休息不足。同时,一半以上没有编制,人员流失频繁。

从2012年起,乌鲁木齐市急救中心取消运送出院病人回家等非紧急任务,以增加急救车周转量,保障日常急救工作用车。这是乌鲁木齐市急救中心专门为应对“车荒”推出的举措。

这种高强度工作让很多一线急救人员感觉“吃不消”。新疆第一济困医院急救科主任王晶晶从事急救工作已有十多年,她告诉记者:“现在急诊量明显加大,一晚上接四五个出诊任务是常有的事。这些都不算啥,最辛苦的事情莫过于抬担架。”王晶晶说,医生、护士通常是女的,碰上空巢老人或没有帮手的患者,他们要亲自把病人抬上急救车。

工作人员反映,从事这项工作体力支出大,待遇低,还得不到尊重。部分医生认为,干急救辛苦不说,评职称、晋升无望,专业丢失。而急救站点负责人最害怕过春节,每到过节,有些人就不干了,重新招人很难。

此外,救护车普遍较为陈旧,内部简陋。雪天采访时,记者坐在自治区人民医院北院急救车里,看到从车尾门缝里不时灌进片片雪花。新疆第一济困医院护士袁静告诉记者,冬天太冷时,车内温度太低,只能把药液抱在怀中给病人输液,但药液有时还是在导管中就已经结冰。

北京一患者不久前因路上太堵延误治疗殒命急救车内事件,让120在城市拥堵面前的被动和无奈充分显露,也引发了社会各界对“救命难”的担忧。记者采访发现,当前120急救行业自身面临车荒、人荒和站点荒,是造成120“救命难”背后的深层次原因。

一边是日益增长的城市人口,尤其是老龄化人口增速明显,另一边却是捉襟见肘的120急救服务。

救护车规定车辆报废时间为15年,但急救车每天“连轴转”,最好状态只有5年,车况不稳定。毕海军告诉记者,他的车5年跑了20多万公里,2012年修了不下20次。

乌鲁木齐市急救中心副主任王晓静说,乌鲁木齐院前急救工作开展已18年,120网络建立已14年,先后有32家医疗机构加入120体系,最多时达34辆急救车,承担了突发公共事件医学救援、群众急危重症日常医疗急救、重大社会活动医疗保障任务。

新疆化肥厂医院院长何沛新说,新疆化肥厂医院从企业剥离出来后,救护车辆、油费、器械、药品等都由医院自己配备,救护车常坏,维修费用高,养路费、油料费自己承担,负担沉重,不知还能坚持多久。

专家指出,政府应加大投入,建立120网络建设长效机制,解决急救站布局不平衡、车辆不足及急救人员待遇低等制约“120”发展的问题,确保医疗急救的正常运行和可持续发展。

“争分夺秒,救危扶重”,在乌鲁木齐120调度指挥中心墙上,这八个大字格外醒目。记者采访的近1个小时里,看到接警员李莉不停接听报警电话,间歇最长不过2分钟。她告诉记者,这两年急救电话呼入量增长惊人,最多时有一次凌晨2点到7点出车达31趟次。